谢威:天门娶亲的风俗

2021-04-11 19:53 

千羡万羡西江水,曾向竟陵城下来。
谢威,湖北省天门市净潭乡人,现居山东省东营市,在某大型国企任职。

天门娶亲的风俗
从古至今,结婚娶媳妇都是一件大事,古人也把洞房花烛夜列为人生四大喜事之一。我小时候,但凡村里有人娶媳妇,我都爱去凑热闹,这个爱好持续到10来岁,直到后来有长辈取笑我,我才慢慢有所收敛。
那时候,村里一人结婚,大半个村里的人都会过来帮忙。婚礼这天,稍微年长的人负责挑着箩筐去女方家挑镜子、暖水瓶、杯盏碗筷、煤油灯等相对轻点的嫁妆,这些物品行话叫“亮器”,按字面意思理解,应该是较为明亮的器皿,考虑到容易破碎,交给稳重的年长人比较放心。中年人力气足,主要负责抬挂衣柜、梳妆台、床等大件物品,尽管那个年代男女双方两家相距不是太远,但把这些笨重家具从娘家完全靠人工抬到婆家,也是个体力活,瘦弱的人根本干不了。
10岁左右的孩子们也有任务,总是扛着蚊帐跑在娶亲队伍的前头,队伍里有几个天真活泼的孩童当点缀,更增添了几分欢快气氛。乐鼓队一般也是由村里有经验的乡亲们包揽,这些人虽不是专业出身,但稍微磨合,就能把锣啊、鼓啊、钹啊、喇叭啊等乐器配合得天衣无缝。还有两个年轻小伙各拧一支大铜锣威风凛凛开道,先慢敲三下,再快敲三下,紧跟其后的喇叭就开始高亢地吹起来,随之锣鼓喧天,咚咚锵、咚咚锵,咚锵咚锵咚咚锵,伴以鞭炮齐鸣,一支老中青结合、分工明确的娶亲队伍便浩浩荡荡出发了。
既然是娶亲队伍,必然有一个领头人,虽然年龄不一定大,但我们常常戏称为“起亲老头”,此人一般是新郎父亲的兄弟,或者是辈分比较高的人,善于调度,能说会道,八面玲珑。来到女方村里,起亲老头见人都得点头微笑,主动上前敬烟。对于半大小孩来说,起亲老头是最容易被人攻击的对象,一不注意,手中的一盒香烟就会被顽皮的孩子们抢走。这个时候,起亲老头既不能生气,也不能夺回来,只能尴尬地陪着笑脸。抢香烟这种事,年龄大的人不会去干,拉不下脸面;年龄太小的干不了,体力不够。一般来说,都是10多岁的孩子们喜欢这种恶作剧。有时候见到起亲老头被一帮孩子团团围住,难以招架,既可笑又可怜,但正是有了这些打打闹闹,气氛才更为热闹。当然开玩笑也会有个尺度,孩子们很少会去抢夺起亲老头手里装满香烟的提包,有时候做的过火了,他们的父母便会出面阻止。
娘家把女儿养这么大,自然不会轻易开门送出。往往听说娶亲队伍进村了,立马大门紧闭。在女方家门口,鞭炮是一架接着一架地放,锣鼓声是一波高过一波,同时也少不了从新娘闺房窗口塞几个红包进行打点。气势造足了,“心意”到位了,大门缓缓打开,新郎便带着伴郎们一涌而进。
娘家人把新娘送出村头,交由男方姑嫂手中,一般不再相送。待走到看不到娘家人了,喇叭锣鼓等一众乐器便也偃旗息鼓。在还不流行小轿车接亲的年代,一帮人一路上说说笑笑,也不觉得走的累。江汉平原属于鱼米之乡,河多桥多,为图个吉利,过河过桥少不了向水中扔几个硬币,作为买路钱,以保婚姻幸福,生活美满。如果需要过渡船,拉船人也得要几块钱掏个彩头。
娶亲大部队还没有回到男方村口,早到的人已经通风报信,村头便挤满了人。老家有个民俗,新郎的父亲、叔字辈的亲戚都要“背新娘”,考虑到长辈年龄大,经不起长时间的折腾,新郎的兄长也会参与“背新娘”。公公婆婆穿上戏服,脸上被人浓墨重彩涂好了妆,婆婆脖子上还要挂上两个醋瓶子,隐含着“吃醋”的意思。在众人嬉笑打闹中,新娘被背回了家,开始举行结婚典礼。仪式都是常规套路,无非主婚人讲话、证婚人讲话、来宾讲话等等,最后主持人一边高喊“送入洞房”,一边抓起桌上的糖果撒向围观的乡亲,自然又惹来一顿哄抢。
早些年,乡亲们有闹洞房的习惯。新婚三天无大小,年轻人喜欢在房间逗逗新娘,要求点个烟,新娘划着了火柴,却被一遍遍吹灭;或者和新娘勾肩搭背合个影,旁边总会有一帮人故意推挤;也有要求公公和新娘共同做些不雅的游戏,新娘越难堪,小伙们越开心,如果新娘大大方方,听从安排,众人便觉得没了意思。有些人认为这是恶习,有些人觉得是传统文化,站在不同的角度,有不同的看法。大部分人觉得,结婚典礼一生一次,就是图个热闹,如果婚礼上连个闹的人都没有,主人家也会感到没面子。
嬉闹一阵,新郎新娘换上便装,开始晚宴了。“八仙桌”、长板凳、碗筷都是提前从邻居家借来的,找邻居借东西最好是挨家挨户借,如果跳开了哪家,容易伤了感情。掌勺的厨师是口碑较好的周边村里的高人,能在这行站住脚的,都是靠众口铄金传出来的,必须实打实的有两把刷子。在厨房打下手的、跑堂端菜的,往往都是隔壁邻居或本家亲友,一户有喜事,多家来帮忙,分工明确,其乐融融。在院子里用砖头支起大灶,架起木材,火力旺,炒的菜也分外香;拆下的房门就是很好的案板,一碗碗半成品排列整齐,帮厨的大婶们既要准备配菜,还得防着猫啊、鸡啊跳上桌。如今村里办喜事,大家为图简便,从酒席到乐鼓队,一条龙直接包给婚庆公司,虽然饭菜质量未减、娱乐节目繁多,但和旧时相比,总感觉少了许多人情味。
一般上两到三个菜,新郎新娘便在一名长辈的带领下,开始挨桌敬酒答谢来宾。姑爹舅爷是贵宾,坐上桌,敬酒也从这桌开始。每敬一人,客人杯中酒不一定喝干,但“茶钱”是必定要给的。给得多的人,一般比较豪横地把几张大票子拿出来甩甩,当着众人面递给新娘手中,敞着嗓门教育一对新人要夫妻恩爱、孝顺父母;给得少的人,一般会把钱卷起来,悄悄塞到新娘手中。陪着新人敬酒的长辈不声不响把新娘手中的钱接过去,快速点点数,装到挎包。别看只是眼睛随便一扫,但谁给了多少,心中已是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下来还得给新人交账的。曲终人散,送走客人,自家人、帮忙的人方可落座就餐。新郎新娘这桌比较讲究,只能由“童男子”作陪,俗称“状元席”。
酒足饭饱、收拾利索,已是月上柳梢头。一天下来,两人走完整个娶亲议程,忙得是晕晕乎乎,累得是神魂颠倒,但再忙再累,也是心甘情愿,也是心花怒放,毕竟心想事成,开启美好的人生。夜深人静,一对新人坐在床上,边数着厚厚的礼钱、茶钱,边憧憬着今后的幸福生活……
天门文艺投稿邮箱:394591538@QQ.com
小编微信号:13807227468
往期精彩阅读:
陈梦丽:母亲的原野(外一篇)
曾凡义:曾家祠堂的回忆
杨柳散文选:湖莲
甘良芬:2020年洪灾日记
【行摄内蒙】张业华:希拉穆仁草原和响沙山
肖进雄:厢房里的农具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dhdny.com/8779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民间故事大全的公众号,公众号:******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