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作家专栏】董玉明|倾听钟摆

2019-11-13 14:32 

作家专栏
展示名家作品
推介优秀作者
请输入标题 abcdefg
创|作|心|得chuangzuoxinde董玉明只有经过地狱般的磨练,才能炼出创造天堂的力量。只有流过血的手指,才能弹奏出世间的绝唱。  
——泰戈尔
倾听钟摆想起来,很少有人在意这样的感受。
在我家正屋的北墙上,堂而皇之地悬垂着一面挂钟,棕红外壳,纹路细密,既沉且笨,许是有些个年头的缘故,油漆已渐渐剥落,玻璃镜面上的春鸭戏水,已然辨不出哪是鸭嘴,哪是柳叶了。尤其是报时的钟声,像是一柄木棰撞击下的破锣,乍听时,很是寒碜,听的久了,便嗅出一股恍惚的意境来。于是,就会想起隐藏在这里面的一个笑谈。
那时我还小,家里除了爸妈腕上一对老上海手表外,大有昏天黑地,度日如年的感触。姐姐是家里唯一的女孩,因而总是准时地早起,劈柴、做饭、洗衣、扫地,然后提醒我该洗脸刷牙了,告诉二哥该吃饭上学了。终于等到姐姐也参加了工作,爸才跟妈说:咱们买个挂钟吧,有什么事孩子们看个钟点啥的。妈郑重其事地点点头说:那就买吧。
挂钟说买就买了,十五块钱买了个杂牌子还有点毛病的便宜货,等外品。
挂钟的表面还是挺风光的,毛病就在于,它的报时总是与正常的挂钟慢一拍,人家三点时我们刚好敲两下,故而邻居锅碗相撞时,我们才从床上爬起来,人家关门落锁上班上学的当口,我们几乎还没吃完早饭。
我们怨妈过于节省,更怨爸让姐姐一人跑到市郊的建筑工地,给人家背水泥当力工。时间一长,我们的耳朵习惯了这种老旧的玩笑,愣是瞅着七点喊八点地熬了十几年,到后来,添了石英闹钟和腕表,挂钟就成了摆设,也舍不得从墙上挪开,就那样摆放着。
爸身体强壮,一抬胳膊就能把指针拨正,姐姐身子单薄,只能踩着凳子,为它擦去灰尘和油泥,再费力上紧发条。
可我们有了双狮和欧米茄,谁还在意这个破挂钟呢?
嫌挂钟碍眼,我把它摘了下来,墙上顿时显出一片空旷。妈说:还是挂着吧,摘下来的墙,总似乎少了点什么。
于是挂钟就日复一日地摆在那里,走走停停,停停走走……时光也流水一般,不知不觉从眼前从身边悄悄流逝了。
灰尘越积越厚,直到有一天,妈不得不费力地把它取了下来。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天的午后,窗外正是杂音纷扰,酷热难当。我忽然想到:妈妈的关节炎许久未犯了,而在那之前,擦钟上发条的活始终是身体强壮的爸爸来做的,可是,五年前的春天,他永远地离开了我们……后来呢?应该是清秀柔弱的姐姐在北墙下,踩着木椅,高擎双手,面带笑容,非常吃力地完成那个艰难的举动,但是,就在这个春季到来的某一天,姐姐也永远地离开了我们……
真的,许久不曾留意那个钟摆行走时的嘎吱声和打点时的哐哐声了,很亲切的,如同爸爸那高大的背影和姐姐灿烂的笑容,妈妈将挂钟调到一个时刻,我倚在沙发里,侧耳倾听着,我当然听到了时光的脚步声,我也听到了妈妈有些疲倦的叹息声。
参加同学会时,才发现我居然迟到了一个小时,又是那架古老的挂钟在跟我恶作剧,我怎么又轻信了它呢?
忽然就想:如果再回到从前,一切可以重来,我该如何学会珍惜呢?珍惜自己犯下的每一个错误,珍重自己稍纵即逝的青春岁月,珍爱自己生命中血泪交融的每一个人。
仿佛又听到钟摆的声音:嗒、嗒、嗒、嗒……在我眼里,在我心中。岁月在流逝,明天即将来临。
作者简介:
董玉明,笔名方程,男,69年生人,原在某医院工作,80年代初开始创作,98年因病双目失明,现为中国作协会员,抚顺残疾人作协主席。出版诗集散文集小说集八部,在全国及省市发表作品二百余万字,作品七十余次荣获各类奖项,被《诗潮》评为中国十大残疾诗人。
新锐散文请支持如下稿件:人性之美、大爱情怀、乡愁、
亲情友情爱情、生态情怀、性灵自然等。
投稿邮箱:
hebeilli@163.com
合作纸媒:西岳评论散文版
主编:云起
微信号:buxiangxin6666
顾问组成员
(排名不分先后)
王士敏 王友明 李东辉 蔡汉顺 李锡文马明高 丁尚明 高丽君 周 海 张道德
责编团队
(排名不分先后)
荆淑敏 马明高 吴云峰 李锡文李佩红胡安同 蔄红伟苏小桃 黎 乐 高丽君 赵 阳 袁明秀 邓贵环 周 海 李慧丽
新锐散文∣一个纯净的公众号长按,识别二维码,加关注
投稿、商务合作,请联系主编。苹果手机用户可按下面二维码打赏作者
苹果手机用户长按二维码赞赏作者
扫码赞赏请留言注明作者姓名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dhdny.com/522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民间故事大全的公众号,公众号:******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