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生活手记/ 养蚕之趣

2019-11-07 04:56 

春蚕图 寇衡 画
看到侄孙小龙龙养的小花蚕,胖乎乎的很可爱,我随手拍了张照片。
夜深不眠,看到照片,勾起了我的回忆。
小时候,我也喜欢养蚕。当时住在老城的古宅里,院落很深,后院有棵不太粗的桑树,我常上树采桑叶、吃桑葚,树干被磨得光溜溜的。有桑树,我就年年养蚕。春天天冷,我把蚕纸放在上衣口袋里加温,等见到小黑点在纸上动了,就用毛笔将其扫到洗干净的香脂盒里,放片嫩桑叶,仍装在口袋里暖着。小蚕吃吃睡睡,长大一点就移到纸盒里养,它们一天天变化,非常可爱。我在奶奶的针线筐里架上细扫帚条,做成架子,当白胖的蚕宝宝们不再吃东西时,就放它们在筐里。它们爬上架子,吐丝将自己缠起来。没几天,架子上就结了许多蚕茧,雪白的圆茧中夹杂着几个彩茧,很好看。当蚕茧都硬了时,我就小心地将其摘下来放到纸盒里。
安静不了多久,蚕茧发出声响,动了。接着,一个个被咬破的蚕茧中,会钻出来蛾子,不停地扇着翅膀,拖着大肚子乱跑。我赶紧将它们转移到另一个铺了软纸的大盒子里,看它们追逐、求偶,遇到落单的蛾子,就拿去与同院的小伙伴调剂。交尾产卵后的蛾子先后死去,留下布满蚕卵的软纸。我小心地收起来,第二年便会暖出更多的蚕来。
第二年开春,暖出来的蚕很多。当它们略长大一些时,我就爬上桑树,将它们小心地放到叶子上散养,还常在树下想,它们天天吃鲜桑叶多美啊。
不久,我发现麻雀常来树上吃蚕,就备了根长竹竿赶鸟。上学时,就做个假人放到树上吓鸟。结果一年下来,树上还是没留下几只蚕宝宝。
多年后的一天,邮差送来一个小纸袋,我好奇地剪开看,袋中密密麻麻的全是小黑点,还不停地乱爬。老爸说,这是帮农村同事代收的蚕卵,没想到全孵出来了,让我抓紧去找蓖麻叶。几天后,人家来取蚕时,给我留下一片最小的叶子,让我养着玩。
没想到,一小片叶子上的蚕有那么多,还很贪吃。从此,养蚕成了痛苦的事。每天下学,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处跑着找蓖麻叶。近处的采光了,我和哥哥弟弟妹妹就分头骑着自行车,满世界地找。这些柞蚕长得吓人,肥硕的身子上满是黑毛,由于太多,家中已放不下了,正好学校放假,老爸在小学里借了个教室,买了几张大席子铺在桌上养蚕。最后,教室里到处都是被压死的蚕,流着难闻的黄水,谁都不想去清理。终于熬到蚕长大了,我找了许多棍棍棒棒,在教室里绑了许多三角架子,像一片森林。结茧时可热闹了,到处都是茧,门都推不开。
挂满茧的教室真漂亮,像科幻世界、童话乐园。那时,我们都不忍去采茧。当年大丰收,蚕茧收获了很多。望着一大堆彩茧,老爸说蚕蛹是高蛋白,分给大家尝尝鲜。我们全家齐上阵,又借了几把剪子,坐在学校的大皂角树下剪起茧来。柞蚕茧大,蚕蛹也大,有的被捏住后还乱扭动。剪出来的蛹和茧分成两堆,爸妈派我们分头行动,你一碗、他一碗地送给邻居和学校的教师当美食。
我们留了些蚕蛹,用花椒盐煮和油炸两种方法加工,开始谁都不敢吃,后来壮着胆子吃了,发现很香,可谓大饱口福。
剩下的空茧有很多,就用麻袋装了拿到街上出售,因剪破的茧已不能抽丝,只好按废品处理了。
自此以后,我再也没有养过蚕。
THE END
晚报副刊精读
编辑:nana
审核:聂丽 周彦超
WeChat:leyu-wang
洛阳晚报
根据著作权法相关规定,以上作品版权归洛阳日报社享有,除法律许可之外,未经洛阳日报社授权,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非法转载使用。
洛阳日报社所属媒体使用之文图及音像稿件,如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与洛阳日报社联系,电话:0379-65233520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dhdny.com/458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民间故事大全的公众号,公众号:******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