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壮美昭陵】杜明/ 陕西一奇——喜庆涂抹黑脸皮

2021-02-15 12:53 

壮美昭陵文化艺术平台
| 文学 |书画|摄影|朗诵|音乐|
|第1385期|
陕西一奇——喜庆涂抹黑脸皮文/杜明人的肤色有黑白之分,黑白孰美?有以黑为美,亦有以白为美。不知从何时起,黑与白竟同喜与悲结下不解之缘。据说居住在美洲巴达哥尼亚的印第安人在悲哀时要把脸涂成黑色。生活在南美火地岛上的印第安人在亲属死后,也要用油脂调拌烟黑,不仅把整个脸抹得油黑发亮,而且还剃掉头顶上的头发,以表示对死者的深切哀悼。
说来也奇,与印第安人的“国际风俗”恰恰相反,在我国陕西关中地区,凡逢红事喜庆时却盛行抹黑脸的习俗。这不,办公室科座的儿子结婚那天,当婚礼进入高潮时,科里一位同事手持烟黑悄悄地溜到科座的背后,乘其不备,给科座抹了个“包公”脸,科座忙掩饰,结果越擦越“漂亮”。顿时全场哗然“太好了!”“好看极了!”前祝贺的宾客连连鼓掌。“咔嚓,吱……”照相机、摄像机旋即“抓走了”科座那难得的“狼狈不堪”相。最令人捧腹的是元旦那天,单位一对小年轻结婚。正当坐于上席间陪同媒人等重点宾客的新郎之“泰山”举杯痛饮时,不幸却遭其一位同僚的“突然袭击”,将新郎的“泰山”抹成了一个“非洲黑人”。哄堂大笑中,一位正畅饮者呛得酒从鼻子喷出,好不痛苦。
在关中,抹黑脸一道是久盛不衰的风俗习惯。这里有个讲究,娶媳妇或婴儿满月,主家都要设宴喜庆,在庆贺的那天,村院乡党和亲朋好友就给新婚夫妇的长辈父母、叔父母等人的脸上抹黑,有时甚至连新郎的兄嫂也在所难逃。主家的威望越高,大家越抹得厉害。抹黑脸皮大都采用突然袭击的办法。若失败或不能顺利完成时便由几个人拉住被抹者强行涂抹。抹的人事先拿块布料蘸上锅灰或墨汁,有的还掺点油脂使其不易洗掉,有的索性就用鞋油,装模做样地走到被抹对象前,“抹”其不备。要是让被抹对象有所觉察的话,因其倍加提防,“抹黑”的任务便不易顺利完成。若快速顺利地完成“任务”,黑脸者便赶快洗掉,并严加“防范”。但也免不了疏忽大意,过一会儿又被抹成“非洲黑人”。所以,有的也不怕“羞”,索性就不洗,干脆当一天黑“包公”。在农村,特别热闹的是给婴儿做满月抹黑。孩子满月那天,先是乡党们在主家门前点燃麦草柴火,火烧得越“大”越好,名曰“烧娃”。当主家见众乡亲“点火”庆贺时,便设宴款待或拿上糖果瓜子香烟等招待乡亲。然后大家趁婴儿的长辈如爷爷奶奶不备时,将其抹成黑脸。有的甚至还给其脖子上挂一铃铛,手拿响锣,让骑在牛背上,边敲边走在村里转一圈。抹黑脸,象征着喜庆和欢乐。
作者简介
杜明,渭城人也。学理从文,成了“叛逆”。当农民、教师、警察、公务员,喜旅游、摄影、摄像、写新闻。与人亲善,正直忠厚、但却不会说假大空话。成家有妻子,立业无官银。
编辑︱董志振 审稿︱洪建武
【壮美昭陵】全国乡情散文大赛评选揭晓
“最美乡愁看礼泉”游记散文大赛征文评奖揭晓
投稿邮箱:360701503@qq.com
微信:13468916590
(作品附作者简介+照片)
作品要求原创,未经网络平台发表
长按关注壮美昭陵平台
点击下面蓝字“阅读原文”平台作品一览无余!!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dhdny.com/4553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民间故事大全的公众号,公众号:******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