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冬梅┃姑 苏 行

2020-10-17 18:48 

江南的秋,是诗,是画,是律动的音符。青青的柳丝,徐徐的柔风,潮湿的空气,都是秋的元素,优美,舒缓,干净,不染一粒粉尘。
清晨,一米阳光揭开江南水乡迷人的面纱,温温的,软软的。街边悠扬的吴越软语声,叫醒睡梦中的我,推开格棂窗,薄雾已散,秋叶纷飞,早市伊始。一座秀丽的小镇呈现眼前,水巷,麻石路,油香早餐及一叶叶精灵般划动的小舟,讲述的都是江南人家的故事。
清浅流水绕深巷,座座拱桥伴绿茵。徜徉在深秋里的水乡,心儿也会慢下许多,轻轻抬头仰望天空,蓝蓝的,离地那么近,调皮的白色云朵儿,似棉花,似飞蝶,似羊群,或簇拥,或弄影,或奔跑,梦幻般空灵炫目,这就是梦里水乡吗?
一袭旗袍,素简淡雅,如幽兰低语,似水墨丹青,若摇若曳,若隐若现,消失在水巷的拐角处,回眸一笑千年叹。那温婉,那香韵,给江南水乡的诗情画意,添加了几许灵秀美。
走在姑苏城里,踏着幽幽青石路,延伸至园林深处,亭台楼榭,气宇轩昂,再用细致精妙的砖雕石刻修饰,更显古色古韵,像民国女子般玲珑精致。再回首,曲桥回廊,菊香通幽,修竹傍水,落英纷飞,不由惋惜季节的决绝,宁愿秋色再淡些。驻足蕉影花窗前,想起名著《红楼梦》的作者曹雪芹,据史料记载,他的童年就是在这里度过的,再联想到他笔下的文学人物——林黛玉,点点悲情不由而生。翘首窗外,似乎探视到大观园里林妹妹荷锄葬花时的病态身姿,发出“未若锦囊收艳骨/一抔净土掩风流/质本洁来还洁去/强于污淖陷渠沟”的感叹,可怜她“侬今葬花人笑痴/他年葬侬知是谁”,不得不怀着“一朝春尽红颜老/花落人亡两不知”的爱与恨,离开这个薄情的世间。联想到现实中的好多事,也不是个人不能主宰吗?一个无端下岗后的流浪者,你和林妹妹的命运是不是也有相像之处呢?
抬头仰望浩瀚天际,耳边响起寒山寺里传来的悲泣钟声,猜想林妹妹仙驾净土时,也是钟声长鸣吗?
此刻,枫桥的景色,在我眼里很难是明媚的,无限感叹,悠悠南国行云闲,江枫渔火风猎猎。望断枫桥流水情,乌篷船归行人阑。
离开枫桥,踏上运河河堤,没有了园林里的怀古伤情。河道里船来水往,白鹭轻翔,一片繁忙景象。如果没有古人开辟的这段人工运河,姑苏城能有这么繁华吗?眼前浮现出古人修筑运河时的劳动场面,一块块方正的巨石,在当时落后的生产条件下是如何搬砌的呢,我想人类的伟大,就在于锲而不舍、不断进取吧。这些历史沉淀下的精华部分,难道不是我们每一位后来者要汲取的?那么,回到生活中,做一个流浪者又有何妨呢?
行走在这“流淌的音符”里,我欣赏到的不仅是江南秋色,更是一幅幅渗透着古典诗韵的山水画。遥望江南蔚蓝天空,阳光更加明媚,运河岸边传来的轮船鸣笛声似乎要穿越时空般更加悠扬。
高冬梅,女,现就职于延川县河东社区。喜欢安静的阅读生活,偶尔写写随感,喜欢随性地用诗意打发日子。有文字刊登延川《山花》、《陌上草根》及《文苑漫步》栏目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dhdny.com/1840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民间故事大全的公众号,公众号:******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发表评论

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