历史的尘埃好看吗(历史的尘埃01:一块旧木板)

2021-06-15 19:57  阅读 0 次浏览 次

历史的尘埃好看吗
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,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北京的金山上 云飞 - 北京的金山上 -->

一块旧木板
 
从外形看,这块杜梨木板子以前是做过门板的。我看见它的时候,它是伯父家的瓮上面的盖板,这在一盖就是七十多年。伯父的瓮是在1948年农村土改的时候分的窑上村马家的,据说一同分给他的还有一张方桌和两个大立柜。这些柜子都是核桃木做得,但由于窑洞潮湿早就散架了。那几个大瓮是放粮食的,没有盖子,伯父就把废弃的破旧门板改造成“瓮盖”。两年前伯父去世了,在他去世四十九天的时候,当地的风俗是“出七”,要在他住过的家里祭拜。他老人家没有儿女,我以侄儿的身份成了他的继承人,所以,带着爱人回去祭拜他。他人走后,家里一片狼藉,我再也没有进去过,那种潮湿沤丑的气味真让人喘不过气来。别的东西也没法认真看,那挡在瓮上面的几块木板,我掂了掂沉沉的。我的好友卫晋平说,拿上吧,也许能有个什么用处。我看也没看就把它塞在车的后备箱里。到了临汾后拿出了来一看,那木板上几道深深的裂缝,我觉得也没有什么用处,就把他放在了地下室。这一放就是一年多。
今年的前半年,在美术学院景小民教授的画室里,认识了著名的版画家刘松江教授,我被他的版画技艺所迷惑,于是又想起了那块木板。由于爷爷是建国前的党员,伯父生前也是党员,对毛主席有很深的感情,他曾把一张毛主席在雪地了的照片送给我。我想,看能不能把毛主席的这张照片刻在这块木板上,也算是对伯父的纪念。刘教授说,雕刻版画不宜太大,况且刘先生也六十的人了,对他提要求也有所不敬,所以在刘教授的建议下就在上面刻一个主席的头像。
决定是容易的,实施是另一回事。选择头像是一件很费事的过程,为此,美术学院的一位本科生同学打印了好多张主席的彩色照片供选择,我曾答应要请这位同学吃饭也还没有兑现。哈哈,说话不算数!雕刻主席头像,刘教授用了好几天的时间,其间,我与王青虎处长多次去看,表示鼓励。刻完后总觉得下面空空的不好看,琢磨着该加点什么。也不知谁说就加上毛主席的经典语录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吧,于是王青虎处长负责打印好毛主席的书法体,又让刘教授继续刻。后来,有一天晚上去后勤楼三层刘教授的画室,看见美术学院的年轻老师王涛在刻剩下的字,我一直站在他身边等他刻完。刘教授告诉我,“好好学习”是自己刻的,“天天向上”让王涛刻,他年轻,眼睛好动作快。
这样,按说一副作品就结束了,但我总觉得那木板脏脏的,不好看,就想着让谁打磨一下。
6月17日是周六,天气有点阴,我在家里闷得慌,就把这块木板捆在自行车的后面,带到尧庙附近专门打磨崖柏的胡精瑞师傅处。我们来往多次也成了熟人,我说明来意,他说打磨一下去掉包浆就没有陈旧感了,于是在上面打了两个平行的小孔,建议我穿个麻绳即可。
回家后我把它放在客厅前面看了好几天,觉得毛主席头上的“红五星”以及领口上的“领章”为木色,确实不好看。于是,又拿到刘教授的画室,让他着色。哈哈,刘教授可没有那种颜色,等了好几天,同画室的美女老师行佳莉女士来了,才把她的丙烯颜料拿出来涂上。并把下面的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涂成绿蓝的颜色。这样,这块木板就从一扇门板,变成“翁盖”,又从“翁盖”变成的精美的艺术大作,并且完成了从农村向城市的转移,这一路它走了几十年,也许是几百年,实在无法考证。
2017年6月26日星期一

历史的尘埃好看吗相关文章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qdhdny.com/11391.html
关注我们:请关注一下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扫描二维码民间故事大全的公众号,公众号:******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admin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